那隻斗笠

繁體字專用
不定時更新。認證。有緣再見。
坑。有緣再相見。

認證。各位有緣再相見。
沒有手機。
此時的我是用電腦告知各位這件事的。

學生。

【因與聿】虞因。虞音。〔之五〕

‧腦洞,待填,慎入
‧非狹義性轉,是另一個身為女性的虞因
‧OOC橫行
‧時間點未知
‧不確定稱呼名,請解惑【摀臉】


  "欸,阿因,介紹一下。"一下課,虞因的座位就被包圍。

  "哈?"

  "就剛剛和李臨玥走出去的女生啊,你認識她吧?"

  "對啊,你女朋友?"

  "為愛相隨欸,這女生不錯。"

  "等等,你們在說什麼?"做了停止手勢,虞因只覺得周圍都是噪音,根本聽不清楚,偏偏這些同學像是不知道似的一直抓著他追問。

  "你還裝,就剛剛上課和你坐在一起的女生啊,你女友喔?"

  "欸,你別亂說!"

  "怎樣?還是說你偷吃……!"

  "她是我表妹,遠方的,好嗎?"虞因抓抓頭髮,將之前套好的說詞丟出來,"最近剛回來,我爸擔心所以才讓她一起過來聽課。"

  "喔?留外的?"

  "阿因,發生什麼事了嗎?"虞音適時的斷開根本沒有設定到的部分,然後順利得到虞因的白眼。

  "身家調查啦,一群吃飽沒事做的無聊人類。"

  "阿因的表妹,你叫什麼名字啊?"虞因被毫不留情拋棄了。

  "剛好和表哥名字同音,只不過我是音樂的音。"虞音駕輕就熟的自我介紹,"可以叫我小音,這樣比較好分辨。"

  "喔──小音,要不要做朋友?我是阿因的好哥們,放心不會欺負你的!"

  "啊!好賊!你偷跑!"

  "我已經有男友了。"虞音澄清,她可不想之後的生活充斥著窮追不捨的"好哥們"。

  "欸──?不是騙人的吧?"

  "這是真的。"

  "麻煩從實招來,小音同學。"李臨玥挑眉,她昨天沒聽說過有這一號人物存在。

  "你們這邊好熱鬧。"阿方好奇的走進來,身後跟著擺平者‧一太,"喔,叫我阿方就好。"

  "感覺這裡有有趣的事情發生,就過來了。"一太微笑,注視著虞音,"看起來應該是這位新同學了。你好,我是一太。"

  "……我是虞音,阿因的表妹。"眨了眨眼,靦腆地露出微笑,"很高興認識你們。"


  李臨玥敏銳的瞇起一雙美眸,疑問的拋眼神給在一旁放空的虞因。

  "幹麼?"虞因不解的皺眉,他剛剛被狠狠的踩住腳,因為一直沒注意到李臨玥的示意。

  "你不覺得,有戲?"李臨玥湊過去,要他注意前面走在一起的一對男女,"他們之前認識嗎?"

  "你這不是應該要問阿方嗎?"

  "我也不是時時都在一太身邊的。"阿方無奈的聳肩,"不過,我是第一次見到小音沒錯。"

  "那這就奇怪了……依我的第六感,這一定有內幕!"

  "就不能是他們一見如故嗎?"

  "異性之間只有不純關係啦!"

  "幹等等,我才不要跟妳有不純關係!"

  "對啊,我們是很簡單的父女關係啊。"

  "拜託你不要說得這麼曖昧。"

  "哪有,我未來的小孩的乾爹不是說好是阿因大哥哥你當了嗎?"

  "是這樣沒錯……但你的說法會讓人誤會啊!"

  "抱歉打擾你們的對話,但我們不跟上去嗎?"阿方指著前面,"他們已經進去那家店了。"

  "那就也過去……又怎麼了?"虞因吃痛的護住被捏到的手臂。

  "你沒有長眼睛嗎?"

  "那家店現在主打……嗯,兩人套餐優惠。"阿方尷尬的乾咳,"所以……"

  "……他們為什麼會選這家店啊……"


  "所以阿兄你找我就是為了進去這家店喔?"小海俐落停好重機,好奇的問;"啊,條子杯杯的兒子,這你女友?不錯看!"

  "拜託別亂講,這我鄰居,我爸他們一路看到大的那種。"虞因無力的抹臉,"到底為什麼阿方你要再找人啊……?"

  "這樣才不會很奇怪啊,還是說阿因大哥哥你想成為第三者?我是不介意啦,阿方看起來也是。"李臨玥覺得事態發展越來越有趣了,"還是你和阿方才是一對,我是你的閨密?看不出來阿因你是這個口味。"

  "你為情所困喔?"小海看著現在的情況,"你喜歡我阿兄的女朋友?還是阿兄?欸話說阿兄原來你有對象啦?"

  "沒有,都不是,別聽這女人的話。"虞因不客氣的翻了大白眼,"她亂講的。"

  "老媽一直在惦記阿兄你的女友喔,有對象就帶回來給我們看。"小海推推自家兄長,"男的話,可能會先被老媽揍一頓吧,不過阿兄你皮厚沒在怕的啦。"

  "我現在還沒有這個安排,你可以這樣告訴媽。"阿方無奈的嘆氣,決定轉開話題,"我們該進去了。"

  

  "欸你真的不是條杯杯的女兒喔?"小海咬著湯匙,含糊不清的說:"老娘越看越覺得你很像欸,很像條杯杯的兒子,雙胞胎喔你們?"

  "不是。"虞音否認,"我和阿因像沒錯,因為是表兄妹啊。"

  "是喔。"小海抱胸,不再對這件事多做評論。

  "不,就算是表兄妹也不會這麼像。"阿方還是忍不住反駁。

  "阿兄你很煩欸!啊他們都說不是了你還在那邊碎碎念什麼!"小海巴了兄長後背,"吃飯吃飯!"

  總使有再多的疑(吐)問(槽),阿方還是在一太的微笑下默默安靜吃飯,徹底實行"食不言"此優良美德。


哈哈哈哈哈超久沒打文筆生疏。

好其實這邊是青春熱血爆肝的學生黨(。)請務必不要再跳此坑了

天啊我沒有大綱沒有結局我簡直──老身身為做死第一人果真是風範不減當年啊(不是

順便一題,這邊不會出現任何神秘事件真的,頂多只會鋪一些無關輕重的暗摏,但會不會拔出來就不一定了((

好我現在要開始思考社刊的東西該怎麼辦了。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