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隻斗笠

繁體字專用
不定時更文
坑居多

【大寫】病號中。【大寫】

【特傳】Do you want to be a rich man?

‧此為《特殊傳說》衍生同人

‧雖是這麼說卻根本沒有扯到本篇相關

‧只有熟悉的人物名字而已

‧自創角為視角

‧請用最熟悉那個旋律唸出這篇的標題

‧明明一開始只有這個梗沒有粉紅元素的

‧卻出現了cp感這一定是錯覺(

‧如果有哪裡邏輯上或者是專業上的錯誤請一定要告訴我

‧這篇根本沒有正經的主題

‧惡搞向(

‧視角敘述者沒有特定性別→BG/BL自由心證

‧Doyou want to be a rich “man”?→“man”只是為了搭配原句

‧ooc請原諒我,角色(不包含視角敘述者)屬於護玄大人


  我是一名普通的銀行職員。


  我那時下班,正要去超市買不足的生活必需品,好比鹽,就看到一個年輕學生正在狂奔,後面卻沒有東西在追他。

  當那名學生跑過一座橋時,被應該是他朋友的人攔下,這時我才能清楚的看到那名學生的表情。

  他看起來都快急哭了。

  但他的朋友卻是疑惑地和他說了一些話,然後學生滿臉錯愕,接著又滿臉蒼白,看起來像是要說什麼。

  接著那名學生就像是被無形的人推下橋梁一般的翻出護欄外。

  奇怪,護欄有這麼矮嗎?

  雖然還是很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但我還是衝上前也試圖要幫忙抓住那個學生。

  「──冥漾!快點……把你的手伸給我!」

  我聽到學生的朋友這樣呼喚。

  「同學!快點抓住我的手!」

  也探出半個身體,往橋下一看,那名學生的衣領被他友人緊緊抓住著。

  學生像是被嚇傻似的沒什麼動作。

  我跟著要抓住學生衣服的其他部位。

 ──不對,為什麼學生身上突然出現白色的人?

 然後一陣大風從橋下颳上來,我不適的閉上眼,耳邊傳出痛呼聲,我立刻又張開眼睛,看向聲音來源處,只看到學生的朋友手上出現許多正在流血的傷口。

  但他不放棄,仍然將手伸出去要把學生救上來。

  可是卻來不及,學生正在往下墜。

  ……我就沒有記憶了。


  應該說,之後我就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當我意識到的時候,我已經站在超市門口,腦中只記得我要採買的物品列表。

  當然,這麼說就代表我後來又記起這件事。

  但我真的很不希望自己想起來,如果這意味著我之後的生活會和一個不可思議的世界連結的話,那我寧願不要記起。

  可惜沒有如果。



  當初從大學畢業後,像是天助一般的順利找到在銀行上班的工作,也就是我目前的職業。

  在職前訓練時,上課的講師最後很嚴肅、很鄭重的要求我們謹記著一個公司。

 「如果你們之後在任何的文件上看到這家公司,不管上面的文字敘述有多麼的荒謬,都要通過。」

  我想在場的學員們一定都和我抱持著相同的不解。

  但講師很認真,他甚至說這件事是職前訓練唯一的重點。

  所以我們這些學員也就記在心上了。


  然後我現在就在一張國際支票上看到這家公司。


 「呃,不好意思,我想將這張支票轉入我的帳戶。」我抬頭看著被叫號的年輕學生,他一臉侷促的遞給我國際支票以及存摺和金融卡。

  話說,我覺得那名學生有點眼熟,可能是大眾臉的緣故?

 「好的。」微笑接過,低頭看了一眼支票上的金額,瞬間愣住。

  我這是遇到了低調到爆的富二代嗎?

  默默看了一眼還是滿臉不自在的學生,以及他的支票,我在那張支票找到那間公司的名號。

  我從業到現在,終於看到活生生的案例了。

  一邊這樣想,一邊轉頭向背後上級的辦公室示意。

  然後這個學生就被轉往由上級謹慎地對待了。看起來他很驚恐。我用處理下一個客戶的空閒時間偷偷看過去,那名學生尷尬的坐在沙發上等待上級親自做好基本的工作。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很想為那名學生默哀。



  但我現在應該要為自己默哀。


  為了能有足夠的資金造就良好的退休生活,我依循著前輩們的建議決定考研究所,在選學校時在整理的網站上看到了這名字。

  ──Atlantis研究所。

  因為是眾多中文名字裡唯一的英文,所以我就對此有深刻的印象。

  然後仔細的比對上面的資料後,發現他對於在職的限制是最寬鬆的,這也代表我可以不用放太多心神。

  於是我報考了這家。

  我對於我這種偷懶的想法懺悔,之後的生活根本負擔加重等比級數好嗎?完全和我一開始的決定背道而馳。

  填完他的網路申請表單後,我過不久就收到了宅急便。

  裡面是紙本申請單。

  寄送申請單後,隔天就有一個……奇妙的客人上門。


  「Doyou want to be a rich man?」

  伴隨熟悉的問話旋律,一個雪花落到我眼前。

   ──我瞬間把門關上。

  剛剛那是什麼?我還是在熱帶地區的臺灣沒錯吧!?為什麼會出現雪!?

  等等我不是一個國家的女王啊,我也沒有妹妹,更沒有魔法!

  不對,我現在應該要報警!

 「請問你有報名Atlantis研究所嗎?」正當我要按下通話按鍵時,外面的詢問阻止了這個動作。

 「……你是?」我遲疑再三,決定一隻手抵在手機螢幕上,只打開一點小縫隙仔細打量客人。

  是一個淡金色、髮尾微卷的長髮外國男子,看起來不像……呃,神經病。

  相反的,還蠻帥的。

  但他給我的初次印象就是神經病。

  實在是太可惜了。

 「我是Atlantis會計部的主管。」他微笑的自我介紹:「夏卡斯帝多,你可以叫我夏卡斯。」

 「……我能要求你出示證明文件嗎?」我問。

 「啊,當然。」他驚訝的抬眉,像是沒料到有這個要求,不過還是拿出一張紙。

 「……我以為我要求的是學校開設的證明文件。」我接過,上面只簡單明瞭的寫夏卡斯的確任職於Atlantis,但後面的署名是那間公司。

 「喔,我想你大概對這家公司比較熟悉。」夏卡斯笑著又拿出另一個證件,「畢竟這上面的你看不懂。」

  的確,我只能徒然的瞪著那張證件,上面充斥美麗的圖騰和疑似文字的圖案。

 「所以我能進去嗎?礙於之後會有一番長談。」夏卡斯保持有禮的微笑, 「不然就會有很麻煩的處理手段。」

  「……好吧。」



  然後我就被回復那段拯救年輕學生未遂的事件的記憶。

  以及我就這樣在Atlantis會計部兼職了,以研究生的身分。

  我正在一條可以累積足夠養老金的道路上奔跑。

  畢竟我在Atlantis會計部經手的數字都是當初遇到的那位年輕學生手中國際支票等級再往上跳到不可思議的概念。

  糟糕這麼一說,我現在對於數字根本疲乏。

  每次在銀行工作時都要切換回普通人模式,不然會出大事。

 「所以我就說,你要不要乾脆直接在Atlantis會計部任職?」夏卡斯聽到我的抱怨,不正經的建議,「這邊很缺人手,不然你想我幹嘛還要親自去挖你過來?」

 「免了,謝謝您的厚愛。」我不客氣的白眼過去,「我原本可以只當普通研究生的。」

 「那怎麼可能?誰叫你是報原世界金融科系,只要是這類的報名都會到會計部的,看可不可以挖過來。」夏卡斯攤手,「而且我們還有篩選過,不是每一個研究生都有這機會的。」

 「我一開始可是完全不知道守世界。」抱胸質疑,反正現在是休息時間,不怕夏卡斯用名頭壓我,「這種完全不知道的不是更麻煩嗎?」

 「這就代表你的能力高過你一開始的不足。」他勾起漂亮的微笑,「放心,我看人很準的。」

 「……希望我不會愧對你的期待。」聳肩,「好啦休息時間結束,開始做事吧,頭兒。」

  「你的這一點我就很欣賞。」

  「是啊,良好社畜的必備條件。」

  「我不否認。」

  「你這個抖S部門的頭頭有可能討厭嗎?社畜根本是你的最愛。」

  「你不也是我掌管的抖S部門裡的一員?」

  「我是兼職。」

  「之後你就會轉為正職的。」

  「那真是不妙的未來,我一定不會讓人馬的預言成真。」

  「我們等著看吧。」轉頭,夏卡斯一雙漂亮的藍眼笑得很開心。

  「一言為定。」無奈的應下這場心裡有數的賭約。

   該死,我應該是被那雙藍眼迷惑了。

   明明是精靈的邀請通常讓人很難拒絕,不是人馬。

   而且這是賭約。

   但我就是吃這一套,該死。



  我是一名普通的銀行職員。

  也是一名研究生。

  更是一名在另一個世界的學校會計部門兼職人員。


  我的兼職工作的頭頭是一個人馬,一個擅長拐騙挖角的人馬。


  我對於我的未來是抱持著自己痛恨卻又隱隱期待──該死,算了,不說這個。


   我期待我的養老生活。

   雖然勢必有另一個世界會強勢介入。

   但不妨礙我對退休後的美好想像。

   ……應該很美好,應該。



那些幕後發生的事──


  「所以你一開始為什麼要用動畫電影堆雪人的問句?還特地營造出下雪。」

  「你不覺得很有親切感嗎?」

  「一點也不。」

  「你真不懂欣賞。」

  「我對於你一把年紀了還要裝純真女孩的臉皮感到佩服。」

  「這叫有幽默感。」

  「你只讓我覺得是神經病。」

  「那你怎麼沒報警?」

  「假如你的問題再晚一秒問的話,我就會按下通話鍵了。」

  「哎呀,那我可還真是幸運。」

  「你的確是滿幸運的。」

  「是啊,能順利挖到你,我運氣很好。」

  ……該死,太犯規了。



  「我一直很想問,為什麼我可以進入守世界?」

  「因為你可以『看到』了呀。」

  「哈……?」

  「嗯,我看看,喔,你還記得你不是有要拯救一個翻到橋下的人?然後你看到了什麼?」

  「就只有那個學生啊……你是說之後我看到纏在上面的白色人?」

  「答對了!話又說回來你運氣還真是好,第一次看到就是鬼族。」

  「我寧願不要有這個運氣。」

  「說得這麼狠,真令人傷心。」他掩飾的埋住臉,「這樣我們就不會認識……」

  「嘖,好啦,我可以更順利的累積養老金也算是不小的收穫,我很滿意啦。」

  「喔?」

  「幹嘛?我本來就是以這個為目的。」

  「那你退休後的人生……有規劃了?」

  「是也還沒有,應該就是到處旅行吧?」

  「那你缺伴嗎?」

  「……你的意思是?」

  「我一直想要有個時間出去收債,正好你也要到處走,那為什麼不能結伴同行呢?」

  「……你的債務人,都是在守世界?」

  「不一定,也有原世界的。」

  「……」

  「所以你意下如何?」

  「希望你不會嫌我這個同伴扯後腿。」

  「怎麼會?只是你要貢獻出你的財務能力而已。」

  「……你都算準了是吧?」

  「這我就不知道了。」



  希望這一篇沒有崩角(

  因為到最後我簡直在自我吐槽(

  我真的沒預料到會出現這個神奇的粉紅泡泡

  或許這是我錯覺?

  總之祝連假愉快(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