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隻斗笠

繁體字專用
不定時更文
坑居多

【大寫】病號中。【大寫】

【因與聿】虞因。虞音。〔之三〕

‧腦洞,待填,慎入
‧非狹義性轉,是另一個身為女性的虞因
‧OOC橫行
‧時間點未知
‧不確定稱呼名,請解惑【摀臉】

  "你看起來超慘。"虞音毫不留情的吐槽,手上動作倒是沒停。
  "還不是因為你太強。"虞因滿臉無奈,"麻煩下次高手過招請不要牽連到我好嗎?死大學生沒有少林寺高手武功。"
  "嘁,我也是死大學生好嗎。"虞音給他一個白眼,"高手過招是大爸二爸他們,我根本不到他們功力的一半。"
  "這倒是真的。"虞因想起每次看到家長對練時根本可以成為電影的場面,不禁和虞音一起嘆了一口氣。
  '……'聿看著眼前的兩人開始交換自己一路走來的辛酸歷程,越講越投機,決定還是不提醒他們要注意後面,畢竟虞佟希望兩個"虞因"能相處得好。
  如果要短時間讓他們去除彼此的排斥,最快的辦法還是一起經歷過挑戰。所以他還是不要告訴他們剛剛的對話都被那群大人聽到好了。
  √少荻聿,計畫通。

  "聿……"
  "小聿……"
  兩張相似到會被認為是雙胞胎的面孔此時趴在桌上死氣沉沉的看著吃甜點吃得開心的弟弟。
  "你怎麼可以不提醒我們大爸他們就在後面!"虞因拍桌。
  "對啊!每天!每天都要被大魔王電!"虞音也跟著拍桌。
  "你們是吃飽沒事做在這邊擾民嗎?"虞夏走過來兩隻手巴下去,"如果沒事就回家,不要在這邊增加業務。"
  "好……"兩人抱著頭縮到一邊。
  "還有,如果在路上又招惹到什麼的話,就不只是被我電了。"虞夏瞇起眼,注視兩個前科累累根本毫無信用價值的兒子/女兒,皮笑肉不笑。
  "不會的!"剛剛還縮著的兩人立刻站起身承諾。
  "夏,你嚇到他們了。"虞佟抱著公文走進來,"不過,如果你們遇到事情的話,請一定、務必要在第一時間通知我們,可以嗎?"
  "可以!"從剛剛的軍姿變成現在的敬禮。
  "那就好,路上小心喔。"虞佟笑著點頭,"啊,如果可以的話可以幫我買菜嗎?"
  "呃……?"虞因有點錯愕,他對甜點比較有研究,畢竟要買給聿,不先做過一番功課怎麼可以,但對於買菜他就沒轍了。
  "要買什麼?"相反的,虞音習慣性拿出手機,準備紀錄。
  "嗯,我想想,大概這些就可以了。"虞佟將菜單和菜錢交給虞音,"謝謝你。"
  "不會啦,那大爸二爸,我們就先回家囉?"虞音扯過一臉驚訝的虞因,"辛苦了,我和小聿會先煮好晚餐的。"
  "好,我們會期待今天的晚餐。"虞佟笑著替虞夏回答。

  "欸,你會買菜?"虞因詢問身邊的女性。
  "會啊,這不是很平常的事嗎?"虞音困惑地反問,"不然你平常都在幹麼?除了學校、打工和那些事外。"
  "呃……出去玩?"
  "你也……"虞音扶額,"好歹家事幫忙打下手也可以,好吧!你現在就和我一起去買菜!小聿你也要跟來嗎?還是說你要先搭車回家放書?"
  '我跟著你們。'聿不是很放心放這兩個事故中心體在路上。
  "欸?那書……"虞因搔搔頰,他是不反對藉此機會幫忙分擔家務事,但要牽著機車,上面還有一堆書,就太……。
  "看現在的時間,距離大爸他們下班還有一段時間,應該來得及。"虞音看了一眼手錶,"你先載小聿回家放好書,我到市場入口等你們,路線小聿知道。"
  '你一個人沒有關係嗎?'聿舉起手機問。
  "這個問題你直接問我會比較開心。"虞音露出笑容,"這邊應該除了我以外,其他都和我那邊的世界一樣,所以沒問題啦,如果有什麼事我會打給你們。"
  "說到這個,你的手機號碼?"虞因連忙拿出手機,"不會我們兩個號碼都一樣吧?"
  "不清楚,不過先交換看看。"虞音打開手機。
  '你有男友?'
  "欸?等等你怎麼知道!"虞音臉紅趕緊點開輸入號碼頁面。
  '剛剛照片中那隻手是男人的。'聿冷靜的道破一閃而過的桌布畫面。
  "噓,拜託保密!"虞音趕緊拉過兩人,至少周圍不要有人,尤其是那個姓嚴名司的法醫。
  "你還沒公布嗎?"虞因雖然對於"自己"正在與某個……同性交往這件事感到微妙,不過還是好奇占上風。
  "呃,還沒。"虞音尷尬的回應,"才剛交往不久,而且我和他都不是習慣將這種事告訴他人的類型。"
  "的確。"虞因點頭認同。
  '……'聿盯著虞音,他總感覺剛剛的手很眼熟,不過還是不再多做一步詢問,'要交換號碼了嗎?'
  "啊對喔!"

  "真是太好了,手機號碼有錯過末位數。"虞音走在前往市場的路上,順便辨認附近環境有無區別。
  "阿因大哥哥,你有女裝癖?"熟悉的女聲從後面傳來。
  "啊……"虞音轉過身,不知道要怎麼應對青梅竹馬,不過有一件事一定要澄清,"不,我不是虞因,我是虞音,音樂的音。"
  "我沒聽說過阿因他們家有同齡的親戚。"李臨玥手插著腰,"而且你給我的感覺……"
  "嗯……我現在要去買菜,或許路上可以好好聊聊?"虞音遞出邀請。
  "好。"李臨玥看著虞音的雙眼,點頭答應。

  "這女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虞因停好機車,走到市場入口就看到一個代表事情大條的人正愉快地和虞音聊天。
  "呦,阿因大哥哥。"李臨玥揮揮手,"啊還有大哥哥的弟弟。"
  "在路上遇到,她把我誤認成扮女裝的你了。"虞音聳肩,"所以我就和她解釋。"
  "對啊,沒想到阿因大姊姊還滿漂亮的。"李臨玥笑得不懷好意,"下次阿因大哥哥要不要也和我出去逛街?我會幫你打扮得漂漂亮亮。"
  "免,不用。"虞因乾淨俐落拒絕。
  "暴殄天物,有這麼好的資本怎麼不好好利用。"李臨玥惋惜,"校慶你扮個一天,我們班的收入一定會增加。"
  "你去就好。"
  "唉呦,阿因大哥哥你這是在誇我美嗎?我好高興。"
  "你高興就好。"虞因放棄和李臨玥溝通,轉而詢問虞音:"大爸說要買什麼?"
  "我看看,那邊的就挺不錯。"虞音指著路旁的攤子,"臨玥,你要跟著嗎?我怕你衣服會……"
  "不用擔心,這件衣服是別人送我的。"李臨玥擺擺手,"而且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拍你就可以說這是阿因大哥哥扮女裝照欸。"
  "你想都別想。"虞因立刻用他和聿隔開兩位女性。
  "真小氣。"
  "對你根本不能放心。"
  "哪會,我很誠實的說這是虞音的照片啊。"
  "你這種說法不引別人誤會怎麼可能。"
  "這可是純度百分之百的實話。"
  "你當這是果汁嗎。"
  "其實他們兩個人的關係挺好。"虞音偷偷和聿吐槽。
  '可以把他們拆開嗎?旁邊的人好煩。'聿對於周遭看過來的注視很不習慣,之前一直是和虞佟出來買菜,吸引度不會像今天一樣高到破表。
  "我覺得沒有用。"虞音無奈地讓聿打消念頭,"還是趕緊買完吧。"
  '也是。'

  "果然還是要有人陪買菜才是對的。"虞音一本滿足,"辛苦了。"
  "大爸有說要買這麼多嗎?"虞因好不容易將菜提回家,正在舒展僵硬的肌肉。
  "一次買完不好嗎?"站在冰箱前將買的商品一一放進,"啊,臨玥你也是,有你在果然可以殺很多價。"
  "不會,反正阿因大哥哥有請客。"李臨玥咬著湯匙,"啊!對了!小音你是不是沒有換洗的衣物?"
  "……等等,不會吧?"虞因動作停格,覺得大事不妙。
  "這麼說起來,我都忘記這件事了。"這時虞音也將東西放好,滿臉恍然大悟,"難過我一直覺得有件事沒做。"
  "所以,阿因大哥哥陪我們去逛街吧!"李臨玥拍手定案。
  "……"幹。
  '節哀。'聿舉起手機。

  "下次我一定會抵死不從。"虞因攤在沙發上。
  "應該沒有下次。"虞音從廚房端出菜盤,身後的聿也把剩下的菜都放上,"不過我只能保證我自己,但臨玥我就不知道了。"
  "那個女人一定會有下次。"虞因無力的移動到餐桌前,"大爸他們有說什麼時候回來嗎?"
  "小聿說十分鐘後。"虞音思考了一會,"我再去切水果。"
  "……"虞因已經一頭趴在桌上。
  嗯,節哀。虞音和聿默默為壯烈犧牲的勇士點蠟。

  "哈囉,你們的嚴司大葛格也來囉,有沒有很驚喜?"嚴司眨了單眼,一臉愉快的堵在門口。
  "沒有。"剛吃完水果的虞因白眼過去。
  "你擋到路了。"黎子泓毫不留情將面前的人推進去,"不好意思,打擾了。"
  "黎大哥,歡迎你來。"虞音手上提著一袋便當外加保溫瓶保鮮盒,正準備要出門。
  "小音,你要去哪裡嗎?"跟在後面的虞佟詢問。
  "我要給臨玥帶晚餐,當今天的謝禮。"
  "那路上小心喔。"
  "好,對了,我有切水果,在冰箱裡。"虞音踩著帆布鞋揮手道別。
  "真沒想到啊,被圍毆的同學居然這麼……可以成為一個好媽媽呢。"嚴司嘖嘖稱奇,然後就被虞佟的微笑勒令禁聲。
  "好啦,先去洗手吧。"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