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隻斗笠

繁體字專用
不定時更文
坑居多

【大寫】病號中。【大寫】

【因與聿】虞因。虞音。〔之二〕

‧腦洞,待填,慎入
‧非狹義性轉,是另一個身為女性的虞因
‧OOC橫行
‧時間點未知
‧不確定稱呼名,請解惑【摀臉】

  "二爸,你也太……難怪沒有女朋友,應該說,根本沒有女生可以忍受得了你。"虞音滿臉無奈,被趕上架的感覺真的很不好。
  "嘁,你有時間在那邊說廢話還不如想想待會要怎麼被我電才不會爆痛。"虞夏對這番言論嗤之以鼻。
  "反正不管我想再多,二爸你也不會手下留情的不是嗎?還不如嘴你,我至少會比較安慰。"虞音伶牙俐齒反嘲,她非常豁達的放棄說服的可能。
  "很識相啊你。"虞夏滿意的勾起嘴角。
  "大魔王的微笑好可怕啊。"虞音一臉平板的棒讀,"我被大魔王誇獎了會不會走到路踩到狗屎。"
  "你不怕二爸嗎?"虞因跟上他們,偷偷詢問虞音。
  "當然怕。"虞音滿臉苦色的遞給他一個眼神,"但又能怎麼辦?還不是會被電得死死的,沒有最電只有更電,嘴不嘴又有什麼差別?至少有嘴過。"
  "我居然浪費這麼多好機會!"虞因頓時為之前錯過的權利而深深後悔。
  "你現在開始還來得及。"虞音悄悄撞了他肩示警。
  "你如果想嘴我可以,但要被我電,這個交易挺划算的。"虞夏勾著嘴角,環手站在訓練場門前,"反正你很欠電,阿因。"
  "不……不用了……"虞因吞了吞口水,死前掙扎。
  "我會好好記得要電爆你。"虞夏轉而和另一人對話:"你應該對這裡很熟?"
  "算是。"因為身為女性的關係,所以大家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讓大爸二爸他們在訓練場教她,或者也會讓她旁聽相關的演練,所以要說熟悉這裡的器材是可以,只不過名面上不能承認。
  "那就直接開始。"虞夏點頭,打開了訓練場的電燈。

  "阿因,你真的會被老大電慘。"玖深咋舌,為旁邊的大學生掬上一把同情淚。
  "……"已經完全不想說話的虞因白了一張臉。要死喔,被自己比下去,二爸不電爆他都不可能,除非二爸吃錯藥還是失憶,但這些根本不可能難倒一個墜樓還能生龍活虎抓犯人的人。
  "阿因,你該加油了。"虞佟微笑的拍拍兒子肩,不對投來的求救眼神回應。
  "二……二爸……。"虞因眼睜睜看著從台上下來的大魔王直直朝自己走。
  "我去看小音怎麼樣了。"虞佟輕而易舉的抽身離開。
  "我、我去看嚴司他們錄的影片!"玖深見狀也趕緊撤退,將第一線留給可想而知‧受害者‧虞因。
  "嚴大哥還錄影?"虞因覺得剛剛自己是不是聽到更悲慘的宣告。
  "對啊,難得一見的情景當然要有存證,如果想要檔案的話可以和我要喔!"嚴司頭也不抬專心操作手裡的手機,除了放在手裡本身記憶體外,還在雲端上備份,"前室友那裏也有喔。"
  "黎大哥?"虞因錯愕的向當事者確認。
  然後得到頷首。
  以及大魔王已經走到他面前了。

  "小音,你還可以嗎?"虞佟走上前詢問癱坐在地上的女性。
  "大爸,可以扶我起來嗎?"虞音滿臉哀傷的尋求幫助,"嘖,身高矮不代表可以一直攻擊腿啊!喔小聿謝謝你了!"
  聿蹲著幫忙喬好冰枕的位置,搖搖頭示意不用感謝。
  "你剛剛的話可不能被夏聽到。"不然苦的又是自家兒子了。
  "那是當然的,我可不想害自己,男生的我也是。"虞音吐舌,"不過,你們的反應為什麼……?"
  "阿因是最近才剛開始比較上手,所以你這樣一對比……"虞佟語帶保留。
  "呃……好吧。"虞音同情地注視被硬拉上台的虞因,深深地為此感到抱歉,"不過有可能是因為從小訓練?"
  "阿因也是被夏教,這樣看起來是強度不足。"虞佟慢慢將人扶到休息區。
  "這樣很好啊,代表沒遇到什麼事。"虞音下意識地安慰。
  "這是什麼意思?"虞佟露出一張過分溫和的笑顏。
  "……大爸你可以不要再這麼笑了嗎?我會怕,其他人也會很怕。"虞音坐到一邊的椅子上,然後毫不意外地看到桌邊已經都坐好一圈聽眾。
  "簡單來說,都是長相的關係,畢竟很像媽媽。小時候常常會遇到變態那些,而且和我一起長大的也是女孩子……李臨玥在這裡也是女的,對吧?"得到肯定回應後,虞音繼續講:"當然一開始也是教女子防身術這些,臨玥也有跟著一起上,但之後鬧出的事件太嚴重,就那些你們曾經聽過的相似案件,好啦我會講,所以不要再瞪了──一個變態尾隨,然後綁架,大概一天就找到脫逃出來的我們了,而且我們也沒受到什麼傷──就是因為那個混帳,所以我被狠狠磨了一頓又一頓,現在想起來真的超心酸,之後就沒什麼大事了。"
  "那個混蛋叫什麼?"虞佟保持著完美的微笑詢問。
  看到虞佟的樣子,大家都默默遠離,而為了自保,虞音立刻丟出那個一直被他狠狠詛咒的變態名字。
  "我會去翻他的案例。"虞佟決定要將此人列為重點關注對象。
  "話說,嚴大哥、黎大哥!你們怎麼可以錄影呢!"虞音不滿的敲桌抗議。
  "難得有人可以和老大打成這樣,都可以當鎮寶之作了。"嚴司擺擺手否決,"你看被圍毆同學現在的樣子就知道了。"
  "嗚啊好慘。"虞音立刻往對打臺看去,起身拿了舊冰袋換成新的,過去和聿一起幫忙攙扶。
  "你們在說什麼?"一連電完兩個人,神清氣爽的虞夏坐到虞音空出來的位置。
  "夏,剛剛……"
  大人們之間開始交換意見。


评论(6)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