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隻斗笠

繁體字專用
不定時更文
坑居多

【大寫】病號中。【大寫】

【因與聿】虞因。虞音。〔之三〕

‧腦洞,待填,慎入
‧非狹義性轉,是另一個身為女性的虞因
‧OOC橫行
‧時間點未知
‧不確定稱呼名,請解惑【摀臉】

  "你看起來超慘。"虞音毫不留情的吐槽,手上動作倒是沒停。
  "還不是因為你太強。"虞因滿臉無奈,"麻煩下次高手過招請不要牽連到我好嗎?死大學生沒有少林寺高手武功。"
  "嘁,我也是死大學生好嗎。"虞音給他一個白眼,"高手過招是大爸二爸他們,我根本不到他們功力的一半。"
  "這倒是真的。"虞因想起每次看到家長對練時根本可以成為電影的場面,不禁和虞音一起嘆了一口氣。
  '……'聿看著眼前的兩人開始交換自己一路走來的辛酸歷程,越講越投機,決定還是不提醒他們要注意後面,畢竟虞佟希望兩個"虞因"能相處得好。
  如果要短時間讓他們去除彼此的排斥,最快的辦法還是一起經歷過挑戰。所以他還是不要告訴他們剛剛的對話都被那群大人聽到好了。
  √少荻聿,計畫通。

  "聿……"
  "小聿……"
  兩張相似到會被認為是雙胞胎的面孔此時趴在桌上死氣沉沉的看著吃甜點吃得開心的弟弟。
  "你怎麼可以不提醒我們大爸他們就在後面!"虞因拍桌。
  "對啊!每天!每天都要被大魔王電!"虞音也跟著拍桌。
  "你們是吃飽沒事做在這邊擾民嗎?"虞夏走過來兩隻手巴下去,"如果沒事就回家,不要在這邊增加業務。"
  "好……"兩人抱著頭縮到一邊。
  "還有,如果在路上又招惹到什麼的話,就不只是被我電了。"虞夏瞇起眼,注視兩個前科累累根本毫無信用價值的兒子/女兒,皮笑肉不笑。
  "不會的!"剛剛還縮著的兩人立刻站起身承諾。
  "夏,你嚇到他們了。"虞佟抱著公文走進來,"不過,如果你們遇到事情的話,請一定、務必要在第一時間通知我們,可以嗎?"
  "可以!"從剛剛的軍姿變成現在的敬禮。
  "那就好,路上小心喔。"虞佟笑著點頭,"啊,如果可以的話可以幫我買菜嗎?"
  "呃……?"虞因有點錯愕,他對甜點比較有研究,畢竟要買給聿,不先做過一番功課怎麼可以,但對於買菜他就沒轍了。
  "要買什麼?"相反的,虞音習慣性拿出手機,準備紀錄。
  "嗯,我想想,大概這些就可以了。"虞佟將菜單和菜錢交給虞音,"謝謝你。"
  "不會啦,那大爸二爸,我們就先回家囉?"虞音扯過一臉驚訝的虞因,"辛苦了,我和小聿會先煮好晚餐的。"
  "好,我們會期待今天的晚餐。"虞佟笑著替虞夏回答。

  "欸,你會買菜?"虞因詢問身邊的女性。
  "會啊,這不是很平常的事嗎?"虞音困惑地反問,"不然你平常都在幹麼?除了學校、打工和那些事外。"
  "呃……出去玩?"
  "你也……"虞音扶額,"好歹家事幫忙打下手也可以,好吧!你現在就和我一起去買菜!小聿你也要跟來嗎?還是說你要先搭車回家放書?"
  '我跟著你們。'聿不是很放心放這兩個事故中心體在路上。
  "欸?那書……"虞因搔搔頰,他是不反對藉此機會幫忙分擔家務事,但要牽著機車,上面還有一堆書,就太……。
  "看現在的時間,距離大爸他們下班還有一段時間,應該來得及。"虞音看了一眼手錶,"你先載小聿回家放好書,我到市場入口等你們,路線小聿知道。"
  '你一個人沒有關係嗎?'聿舉起手機問。
  "這個問題你直接問我會比較開心。"虞音露出笑容,"這邊應該除了我以外,其他都和我那邊的世界一樣,所以沒問題啦,如果有什麼事我會打給你們。"
  "說到這個,你的手機號碼?"虞因連忙拿出手機,"不會我們兩個號碼都一樣吧?"
  "不清楚,不過先交換看看。"虞音打開手機。
  '你有男友?'
  "欸?等等你怎麼知道!"虞音臉紅趕緊點開輸入號碼頁面。
  '剛剛照片中那隻手是男人的。'聿冷靜的道破一閃而過的桌布畫面。
  "噓,拜託保密!"虞音趕緊拉過兩人,至少周圍不要有人,尤其是那個姓嚴名司的法醫。
  "你還沒公布嗎?"虞因雖然對於"自己"正在與某個……同性交往這件事感到微妙,不過還是好奇占上風。
  "呃,還沒。"虞音尷尬的回應,"才剛交往不久,而且我和他都不是習慣將這種事告訴他人的類型。"
  "的確。"虞因點頭認同。
  '……'聿盯著虞音,他總感覺剛剛的手很眼熟,不過還是不再多做一步詢問,'要交換號碼了嗎?'
  "啊對喔!"

  "真是太好了,手機號碼有錯過末位數。"虞音走在前往市場的路上,順便辨認附近環境有無區別。
  "阿因大哥哥,你有女裝癖?"熟悉的女聲從後面傳來。
  "啊……"虞音轉過身,不知道要怎麼應對青梅竹馬,不過有一件事一定要澄清,"不,我不是虞因,我是虞音,音樂的音。"
  "我沒聽說過阿因他們家有同齡的親戚。"李臨玥手插著腰,"而且你給我的感覺……"
  "嗯……我現在要去買菜,或許路上可以好好聊聊?"虞音遞出邀請。
  "好。"李臨玥看著虞音的雙眼,點頭答應。

  "這女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虞因停好機車,走到市場入口就看到一個代表事情大條的人正愉快地和虞音聊天。
  "呦,阿因大哥哥。"李臨玥揮揮手,"啊還有大哥哥的弟弟。"
  "在路上遇到,她把我誤認成扮女裝的你了。"虞音聳肩,"所以我就和她解釋。"
  "對啊,沒想到阿因大姊姊還滿漂亮的。"李臨玥笑得不懷好意,"下次阿因大哥哥要不要也和我出去逛街?我會幫你打扮得漂漂亮亮。"
  "免,不用。"虞因乾淨俐落拒絕。
  "暴殄天物,有這麼好的資本怎麼不好好利用。"李臨玥惋惜,"校慶你扮個一天,我們班的收入一定會增加。"
  "你去就好。"
  "唉呦,阿因大哥哥你這是在誇我美嗎?我好高興。"
  "你高興就好。"虞因放棄和李臨玥溝通,轉而詢問虞音:"大爸說要買什麼?"
  "我看看,那邊的就挺不錯。"虞音指著路旁的攤子,"臨玥,你要跟著嗎?我怕你衣服會……"
  "不用擔心,這件衣服是別人送我的。"李臨玥擺擺手,"而且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拍你就可以說這是阿因大哥哥扮女裝照欸。"
  "你想都別想。"虞因立刻用他和聿隔開兩位女性。
  "真小氣。"
  "對你根本不能放心。"
  "哪會,我很誠實的說這是虞音的照片啊。"
  "你這種說法不引別人誤會怎麼可能。"
  "這可是純度百分之百的實話。"
  "你當這是果汁嗎。"
  "其實他們兩個人的關係挺好。"虞音偷偷和聿吐槽。
  '可以把他們拆開嗎?旁邊的人好煩。'聿對於周遭看過來的注視很不習慣,之前一直是和虞佟出來買菜,吸引度不會像今天一樣高到破表。
  "我覺得沒有用。"虞音無奈地讓聿打消念頭,"還是趕緊買完吧。"
  '也是。'

  "果然還是要有人陪買菜才是對的。"虞音一本滿足,"辛苦了。"
  "大爸有說要買這麼多嗎?"虞因好不容易將菜提回家,正在舒展僵硬的肌肉。
  "一次買完不好嗎?"站在冰箱前將買的商品一一放進,"啊,臨玥你也是,有你在果然可以殺很多價。"
  "不會,反正阿因大哥哥有請客。"李臨玥咬著湯匙,"啊!對了!小音你是不是沒有換洗的衣物?"
  "……等等,不會吧?"虞因動作停格,覺得大事不妙。
  "這麼說起來,我都忘記這件事了。"這時虞音也將東西放好,滿臉恍然大悟,"難過我一直覺得有件事沒做。"
  "所以,阿因大哥哥陪我們去逛街吧!"李臨玥拍手定案。
  "……"幹。
  '節哀。'聿舉起手機。

  "下次我一定會抵死不從。"虞因攤在沙發上。
  "應該沒有下次。"虞音從廚房端出菜盤,身後的聿也把剩下的菜都放上,"不過我只能保證我自己,但臨玥我就不知道了。"
  "那個女人一定會有下次。"虞因無力的移動到餐桌前,"大爸他們有說什麼時候回來嗎?"
  "小聿說十分鐘後。"虞音思考了一會,"我再去切水果。"
  "……"虞因已經一頭趴在桌上。
  嗯,節哀。虞音和聿默默為壯烈犧牲的勇士點蠟。

  "哈囉,你們的嚴司大葛格也來囉,有沒有很驚喜?"嚴司眨了單眼,一臉愉快的堵在門口。
  "沒有。"剛吃完水果的虞因白眼過去。
  "你擋到路了。"黎子泓毫不留情將面前的人推進去,"不好意思,打擾了。"
  "黎大哥,歡迎你來。"虞音手上提著一袋便當外加保溫瓶保鮮盒,正準備要出門。
  "小音,你要去哪裡嗎?"跟在後面的虞佟詢問。
  "我要給臨玥帶晚餐,當今天的謝禮。"
  "那路上小心喔。"
  "好,對了,我有切水果,在冰箱裡。"虞音踩著帆布鞋揮手道別。
  "真沒想到啊,被圍毆的同學居然這麼……可以成為一個好媽媽呢。"嚴司嘖嘖稱奇,然後就被虞佟的微笑勒令禁聲。
  "好啦,先去洗手吧。"


【因與聿】虞因。虞音。〔之二〕

‧腦洞,待填,慎入
‧非狹義性轉,是另一個身為女性的虞因
‧OOC橫行
‧時間點未知
‧不確定稱呼名,請解惑【摀臉】

  "二爸,你也太……難怪沒有女朋友,應該說,根本沒有女生可以忍受得了你。"虞音滿臉無奈,被趕上架的感覺真的很不好。
  "嘁,你有時間在那邊說廢話還不如想想待會要怎麼被我電才不會爆痛。"虞夏對這番言論嗤之以鼻。
  "反正不管我想再多,二爸你也不會手下留情的不是嗎?還不如嘴你,我至少會比較安慰。"虞音伶牙俐齒反嘲,她非常豁達的放棄說服的可能。
  "很識相啊你。"虞夏滿意的勾起嘴角。
  "大魔王的微笑好可怕啊。"虞音一臉平板的棒讀,"我被大魔王誇獎了會不會走到路踩到狗屎。"
  "你不怕二爸嗎?"虞因跟上他們,偷偷詢問虞音。
  "當然怕。"虞音滿臉苦色的遞給他一個眼神,"但又能怎麼辦?還不是會被電得死死的,沒有最電只有更電,嘴不嘴又有什麼差別?至少有嘴過。"
  "我居然浪費這麼多好機會!"虞因頓時為之前錯過的權利而深深後悔。
  "你現在開始還來得及。"虞音悄悄撞了他肩示警。
  "你如果想嘴我可以,但要被我電,這個交易挺划算的。"虞夏勾著嘴角,環手站在訓練場門前,"反正你很欠電,阿因。"
  "不……不用了……"虞因吞了吞口水,死前掙扎。
  "我會好好記得要電爆你。"虞夏轉而和另一人對話:"你應該對這裡很熟?"
  "算是。"因為身為女性的關係,所以大家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讓大爸二爸他們在訓練場教她,或者也會讓她旁聽相關的演練,所以要說熟悉這裡的器材是可以,只不過名面上不能承認。
  "那就直接開始。"虞夏點頭,打開了訓練場的電燈。

  "阿因,你真的會被老大電慘。"玖深咋舌,為旁邊的大學生掬上一把同情淚。
  "……"已經完全不想說話的虞因白了一張臉。要死喔,被自己比下去,二爸不電爆他都不可能,除非二爸吃錯藥還是失憶,但這些根本不可能難倒一個墜樓還能生龍活虎抓犯人的人。
  "阿因,你該加油了。"虞佟微笑的拍拍兒子肩,不對投來的求救眼神回應。
  "二……二爸……。"虞因眼睜睜看著從台上下來的大魔王直直朝自己走。
  "我去看小音怎麼樣了。"虞佟輕而易舉的抽身離開。
  "我、我去看嚴司他們錄的影片!"玖深見狀也趕緊撤退,將第一線留給可想而知‧受害者‧虞因。
  "嚴大哥還錄影?"虞因覺得剛剛自己是不是聽到更悲慘的宣告。
  "對啊,難得一見的情景當然要有存證,如果想要檔案的話可以和我要喔!"嚴司頭也不抬專心操作手裡的手機,除了放在手裡本身記憶體外,還在雲端上備份,"前室友那裏也有喔。"
  "黎大哥?"虞因錯愕的向當事者確認。
  然後得到頷首。
  以及大魔王已經走到他面前了。

  "小音,你還可以嗎?"虞佟走上前詢問癱坐在地上的女性。
  "大爸,可以扶我起來嗎?"虞音滿臉哀傷的尋求幫助,"嘖,身高矮不代表可以一直攻擊腿啊!喔小聿謝謝你了!"
  聿蹲著幫忙喬好冰枕的位置,搖搖頭示意不用感謝。
  "你剛剛的話可不能被夏聽到。"不然苦的又是自家兒子了。
  "那是當然的,我可不想害自己,男生的我也是。"虞音吐舌,"不過,你們的反應為什麼……?"
  "阿因是最近才剛開始比較上手,所以你這樣一對比……"虞佟語帶保留。
  "呃……好吧。"虞音同情地注視被硬拉上台的虞因,深深地為此感到抱歉,"不過有可能是因為從小訓練?"
  "阿因也是被夏教,這樣看起來是強度不足。"虞佟慢慢將人扶到休息區。
  "這樣很好啊,代表沒遇到什麼事。"虞音下意識地安慰。
  "這是什麼意思?"虞佟露出一張過分溫和的笑顏。
  "……大爸你可以不要再這麼笑了嗎?我會怕,其他人也會很怕。"虞音坐到一邊的椅子上,然後毫不意外地看到桌邊已經都坐好一圈聽眾。
  "簡單來說,都是長相的關係,畢竟很像媽媽。小時候常常會遇到變態那些,而且和我一起長大的也是女孩子……李臨玥在這裡也是女的,對吧?"得到肯定回應後,虞音繼續講:"當然一開始也是教女子防身術這些,臨玥也有跟著一起上,但之後鬧出的事件太嚴重,就那些你們曾經聽過的相似案件,好啦我會講,所以不要再瞪了──一個變態尾隨,然後綁架,大概一天就找到脫逃出來的我們了,而且我們也沒受到什麼傷──就是因為那個混帳,所以我被狠狠磨了一頓又一頓,現在想起來真的超心酸,之後就沒什麼大事了。"
  "那個混蛋叫什麼?"虞佟保持著完美的微笑詢問。
  看到虞佟的樣子,大家都默默遠離,而為了自保,虞音立刻丟出那個一直被他狠狠詛咒的變態名字。
  "我會去翻他的案例。"虞佟決定要將此人列為重點關注對象。
  "話說,嚴大哥、黎大哥!你們怎麼可以錄影呢!"虞音不滿的敲桌抗議。
  "難得有人可以和老大打成這樣,都可以當鎮寶之作了。"嚴司擺擺手否決,"你看被圍毆同學現在的樣子就知道了。"
  "嗚啊好慘。"虞音立刻往對打臺看去,起身拿了舊冰袋換成新的,過去和聿一起幫忙攙扶。
  "你們在說什麼?"一連電完兩個人,神清氣爽的虞夏坐到虞音空出來的位置。
  "夏,剛剛……"
  大人們之間開始交換意見。


【因與聿】虞因。虞音。〔之一〕

‧腦洞,待填,慎入
‧非狹義性轉,是另一個身為女性的虞因
‧OOC橫行
‧時間點未知
‧不確定稱呼名,請解惑【摀臉】

  "所以,這位是……?"
  虞佟接到訊息後,走到被告知的會議室,立刻看到一片雞飛狗跳,混亂的中心,是一位坐著的女子。甫一看到女子,他以為看到故人。
  熟悉的黑色長捲髮、美麗的樣貌、溫柔的神色。他一瞬間將記憶中的另一個人疊加在女子身上。
  "大……呃,我,那個,或許說起來您會不相信,但我是……"那名女子一看到虞佟,立刻站起來。
  "我聽說了,你是虞音,音樂的音,對吧?你可以用你熟悉的稱呼。"虞佟露出一個安撫的笑容,走到她面前,"你和你媽媽真的長得很像。"
  "每個人都這麼說。"女子,也就是虞音,看到和自己大爸一模一樣的臉孔露出的熟悉笑容而稍稍鬆了一口氣,她臉上浮現一個尷尬的笑容,"呃,我……這麼說真的有點詭異,但我是另一個世界的虞佟的女兒。"
  "騙人!我才不會是女的!"虞因聽到這句話跳起來,只差沒指著別人的鼻子好表示心中的不可置信。
  "我也沒想到我會看到男生的我啊!"虞音也很不客氣的看向他,"你到底要我說多少件事才會信任我啊!你很奇怪欸!雖然我和你的身分一樣,但我又不是你!你是在那邊生氣什麼啊!"
  "就……很不能接受啊!"虞因被一陣搶白後,有點詞窮,"有陰陽眼就已經夠煩了,為什麼還會出現一個另一個世界的我啊!"
  "我也是覺得很不可思議啊!"虞音對被否認存在感到非常憤怒,"你知不知道我大爸二爸他們也會很擔心的嗎?!我就這樣消失在那裡欸!"
  "你們兩個!都給我停下!"虞佟嚴肅的插入紛爭,"都給我冷靜下來。"
  "佟,你不會覺得很不可思議嗎?"玖深滿腦混亂,這時就很佩服依然冷靜的人。
  "會,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虞佟點頭同意,"好了。首先,我是怎麼稱呼你?虞音?"
  "小音,這是我的乳名。"虞音原先緊繃的臉看向虞佟後就放鬆了。
  "那好,我們這裡習慣是叫'阿因',這樣就不會誤混了。"虞佟微笑,"那這樣還有疑問嗎?"
  "有!大爸!你怎麼可以接受她?"虞因立刻表示異議。
  "那你為什麼不能接受她?"
  "就……有另一個'我'欸!很奇怪的感覺!"
  "你覺得小音是你嗎?"
  "當然不是!"
  "那這樣不就解決了嗎?"
  "但還是覺得哪裡怪怪的……"虞因抱著腦袋,有點難以接受。

  "小音,你有什麼事要問的嗎?"虞佟注意到女子囁嚅著。
  "那個,我想請問我該怎麼……在這裡生活?"虞音有點難以開口。
  "你介意住在我們家嗎?阿因,沒問題吧?"虞佟微笑的詢問。
  "沒有!"
  "不介意!"
  這時回答像同一人的一致。
  果然不能惹虞佟啊。←出自旁觀許久的眾人。
  '大爸,你看這裡。'聿將自己翻到的資料遞給虞佟。
  "真巧,你買到的是類似的書。"虞佟稱讚,"阿因、小音,你們聽過'無窮宇宙理論'嗎?"
  "哈?"
  "指'平行世界'嗎?"
  "簡單來說,就是在我們的宇宙中極遠處,可能有另一個地球,也就是有'另一個自己'。用你剛剛說的'平行世界'也可以解釋一部分"黎子泓走進來,點頭打個招呼,"失禮了,因為我聽說這邊發生了事情,就過來看看有什麼能幫助的。"
  "是我通知前室友的喔!被圍毆同學x2!"嚴司很愉快地從後面跟上來,然後仔細地打量著虞音,"沒想到被圍毆同學性別為女的話還滿漂亮的。"
  "還真是謝謝你的稱讚喔,嚴大哥。"虞音沒好氣的說。
  "哪裡哪裡,阿司大葛格是說實話的好孩子喔。"嚴司自以為俏皮地眨單邊眼,然後被眾人無視。

  "喂,玖深,你傳的什麼奇怪訊息?"虞夏對於結束完任務後接到這種完全看不懂的簡訊表示火大,就直接拿著手機大步走進會議室,先是摜了一拳在玖伸頭頂,才抬起頭看到站在雙胞胎兄長前的兩人,稍稍頓一下,"喔,還真的有兩個阿因。"
  "'虞因被外星人變成兩個人了救命啊老大QAQ!!!'"嚴司憋著笑照著手機螢幕逐字逐句念,連標點符號也唸出來,"玖深小弟你怎麼不說是阿飄變的?"
  "阿司你就不要哪壺不開提哪壺了啦!"玖深縮到一旁抱著頭。
  "所以現在是什麼情況?"虞夏挑眉,看向微笑的虞佟。
  "夏,這是虞音,音樂的音,可以用'小音'稱呼。"虞佟拍拍虞音的肩膀,"然後你也可以直接稱他'二爸',他不會介意的。"
  "喔,小音是吧?"虞夏點點頭,"你現在和我去訓練場,我要看看你有沒有和阿因一樣欠電。"
  "現在嗎?!"得到虞夏毫不留情的點頭後,虞音驚恐的跟著走出會議室。
  "等等二爸也太──!"虞因深感不妙,跟過去,聿看看虞佟,也隨之過去。
  "佟,你不阻止嗎?"玖深焦急的回望虞佟。
  "我也想看看另一個我有沒有好好照顧小音。"虞佟走出去,"而且我想夏也是這樣打算。"
  "欸,看起來事情好像往有趣的方向發展,前室友,要不要過去?反正我是要看完的啦。"嚴司抱持著有好戲看的心態踩著輕快腳步出去。
  "我也很好奇虞音的能力。"黎子泓做為一個旁觀者,無可否認的也對眼前出現的新角色起了很大的興趣。
  "不管了!我也要去看!"玖深也被好奇心撓得心癢癢,關掉會議室燈光後就過去訓練場了。




天啊我覺得好羞恥真的ooc滿滿【掩面】嗚嚕嚕嚕我後續都還沒出現喔喔喔喔──【吶喊臉】喔對了,之後真的會開金手指,畢竟是女孩子嘛(x


【因與聿】虞音。虞音。〔楔子〕

‧腦洞,待填,慎入
‧非狹義性轉,是另一個身為女性的虞因
‧OOC橫行
‧時間點未知
‧不確定稱呼名,請解惑【摀臉】
  
  你相信,有另一個世界的存在嗎?

  一個和你每天的生活一樣,有著你的名字的人,有著你所知道的人事物,只不過一些被更動了,有大有小。小的不過是走過的路邊小花少了幾片花瓣,大的可能是你這個人打從一開始就不是經歷過你本身的一切。


  他突然感覺到有什麼走過他身邊。
  "虞因──!你在發什麼呆啊?喔?看到正妹了嗎?怎樣?正不正?"
  突然被打斷思緒讓他有點不悅,但回頭看後卻只有被他嚇到的路人,所以他抱持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不去多想。
  "對啦,很正,你沒看到真可惜。"
  "啊啊啊──有你這麼做兄弟的嗎?"
  "啊你是要吃宵夜還是要看正妹?"
  "宵夜!民以食為天嘛!正妹可以有空去看,但肚子不可以耽擱!"
  "就你屁話多。"

  她突然感覺到有什麼走過她身邊。
  「虞音──!妳在發什麼呆啊?還要不要去吃宵夜?」
  突然被打斷思緒讓她有點不悅,但回頭後卻只有被她嚇到然後盯著她的臉默默臉紅的路人,所以她抱持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不去多想。
  「真是,這裡人很多,要發呆也要挑地方啊。」
  「我剛剛才不是在發呆!」
  「喔?那是發花癡嗎?怎樣?帥不帥?」
  「李、臨、玥!」
  「不用你提醒我的名字,我沒你這麼少根筋。」
  「……我們絕交。」
  「喔?那我可以把7歲的──」
  「啊啊啊啊啊──不!我們和好吧!拜託了!臨玥!」
  「嗯?」
  「……1個。」
  「哼?」
  「……5個,不能再多了!我還要買東西給小聿和大爸他們!」
  「既然你都這麼拜託了,我就大人有大量,原諒你了。」
  「……」
  「不滿意嗎?」
  「不不不!沒有的事!走吧我們還要買宵夜呢!」

  虞因今天一起床,眼皮就一直跳。
  "阿因,你今天有要上課或打工嗎?"虞佟處理完手邊的家事後,也坐到餐桌邊享用早餐。
  "沒欸,怎麼了嗎?"
  "喔,就是小聿要拿訂購的書籍,你陪他去行嗎?"
  "可以啊。"虞因很乾脆地答應,聽到聲響,就看到剛剛在講的人走下樓梯,"聿,你要拿什麼書啊?"
  '有關平行宇宙的。'少荻聿也很乾脆的將手機螢幕亮給他看。
  "你看的書都好奇怪。"
  "那是你不常看書。"從浴室整頓好走出來的虞夏很不客氣地搶話。
  "……二爸看起來也不喜歡看書啊。"虞因小小聲地說。
  "那是你沒看到。"虞夏走過去賞了一個拳頭,順帶接過兄長遞給他的早餐,"我先走啦,有案件還沒處理完。"
  "路上小心。"

  虞音今天一起床,眼皮就一直跳。
  「早啊,大爸。」
  「早。」虞佟從廚房探出頭,回給自家女兒一個微笑,「你今天有事嗎?」
  「如果臨玥沒有要找我的話,那我沒事。」
  「那你可以陪小聿去拿他訂的書嗎?」
  「可以啊。」虞音點頭答應,順便從父親的手上接過餐盤等等東西,「小聿,早安。喔對,你是買什麼書啊?」
  『有關平行宇宙的。』少荻聿點頭回應,將手機螢幕上的字給虞音看後也跟著幫忙將東西端至餐桌上。
  「你看的書真雜。」虞音思索著自己究竟有多少次看到自己這個新弟弟手裡拿著不同的書。
  「那是你看的太單一了。」虞夏從浴室整頓好後走出來,毫不客氣地吐槽。
  「至少比二爸根本不看還要好吧!」虞音不服氣的說。
  「哼?」虞夏威脅似的走到虞音身邊。
  「我說的是實話!」
  「好了,你們兩個。」虞佟無奈的打斷這場幼稚的對視,「你二爸真的有看書。」
  「……一定是看什麼《秘技!無名拳法!》。」
  虞佟忍俊不禁,聿則是小聲地笑了起來。
  「啊!好痛!」虞音縮起肩膀摸著頭。
  「你活該。」虞夏丟給他一個白眼,拿過已經包裝好的早餐,「好啦,我先去處理案件了,掰。」
  「路上小心。」


  "你買的書也太多了吧?"虞因看到店員抬出來的紙箱,不禁咋舌,"機車裝得下嗎?"
  '可以吧。'
  "你下次分批買吧。"虞因將抬紙箱的重活攬到自己身上,正轉頭和弟弟說話時,卻看到向來沒表情的聿臉上滿是驚訝。
  他疑惑地轉頭,突然,一陣強風往他颳起,眼睛反射性地閉上,再次睜開時,一個纖細的人影突兀的出現在他面前。

  「你這樣搬得動嗎?」虞音看到店員抬出的紙箱,立刻懷疑起今天是不是不該由自己來陪同,「而且這樣我載不下吧?」
  『我自己搭計程車?』
  「好像也只能這樣了。」虞音左思右想都沒有好主意,只能答應,「要小心,不要被拐騙喔。」
  『那是你吧?』聿毫不猶豫的回,『記得,要直接回家。』
  「你把我想成什麼了?」虞音狠狠的揉亂聿的頭髮,「好歹我比你大!」
  『年齡不等於值得信任。』
  「你一定要這麼毒嗎?」虞音無力的走出書店,卻沒看見弟弟跟上,「怎麼了?」
  她困惑地轉頭,突然,一陣強風從她身後吹過,她只覺得腳下站不穩,連忙看向地面好避免絆倒,抬頭後只見兩個身影在她面前,其中一個比她高,另一個則是和弟弟的相似。
  

  「"……你,是誰?"」




其實我只有看過第一部,嗯,所以關係維持第一部的情況,想看第二部出場的東風、蘇彰的人只能說聲抱歉了【掩面】
然後我是抱持著"既然阿因的媽媽很漂亮,那阿因身為女孩子也會有七八分像吧"(x   的心態去構思的,所以會很開金手指(啥理論

向蘊亮晗光太太道歉

 @蕴亮晗光 

首先,如果踩到太太的地雷實在是很對不起【鞠躬】呃,.....我的表示不明確,有讓人誤會的地方──我並不是沒看過原作就貿然留評論,畢竟要為自己的言論負責這樣。

......【遲疑】糟糕真的很尷尬這個氣氛。我指的"不忍看",並不是不看或是不想看或......等等否定的字眼〈?〉我將自己不經思考的言論而造成太太不愉快的情況看得太輕率了,真的很抱歉。

那什麼,我本身對畫風並不敏銳,最多也只能看出是不同人的。太太的畫風,我真的是視為原作的畫風感這樣,應該說,我看不出來兩者的差別【摀臉】我現在正在同時看原作23卷及太太放的那張30周年,除了眼睛上色差異,實在是分不出來畫風的差異。並且我不知道我看的原作究竟是完全版還是......〈我真的分不清同一人的不同畫風流變,尤其是小畑老師的〉。再加上30周年下面的那張,我確實知道是小畑老師的親筆繪,但我依然分不出兩張的差別【苦笑】瀏海部分的變化,我以為是為了配合年紀增長這樣【尷尬】扇子的流蘇〈?〉,我一開始是真沒發現,現在細看後才意識到不同,五官的位置比例,我將它視為因角度的變化而改變〈←果然該打

真的很抱歉,讓太太心情欠佳【土下座】


【YOl尤勇/雙Yuri】領帶

‧腦洞來自p站某張圖
‧ooc專業戶
‧SNS苦手
‧領帶是什麼能吃麼
‧英文真的是我痛處,僅次數理的那種
‧稱呼我真的沒記起來,十分抱歉!
‧時間點是???
※主尤勇,微維勇※
以上都沒問題請再往下滑謝謝


  #假設尤里本身不會打領帶#

  "切!米拉那個老太婆!說什麼要去找男友!"尤里拉扯著領帶走進宴會廳,"領帶到底要怎麼打啊!"

  "Yurio!"勝生勇利剛巧站在離入口不遠處,看到認識的人就過來打個招呼,"嗯?不會打領帶麼?"

  "哈?誰說我不會打的?"尤里不滿的斜瞪,"只是不順手而已!"

  "好好好,我幫你調整,行嗎?"勇利好脾氣的笑笑,將手搭在領帶上,"別動啊,這樣可以嗎?"

  "太緊了!"尤里看到湊近的臉龐,不自在的別過頭。嘖,冷氣是沒開嗎?超熱的啊!

  "那這樣呢?"勇利稍稍後退一步,細細檢視著,"看起來是沒問題了,Yurio你的臉怎麼這麼紅?"

  "冷氣沒開!"尤里走到長桌旁拿起一杯飲料直接灌下去,別開眼小聲地說:"多謝了啊。"

  "不會,沒什麼。"勇利睜大眼,然後笑了出來。

  "笑什麼笑!"

  "沒有沒有,只是覺得Yurio果然很可愛呢!"

  "哈?!"

  就站在旁邊的‧披集‧被忽略,默默地拿出手機,喀嚓。
  
  當天晚上,披集的SNS放上的眾多照片裡。
  phichit+chu
    【我的朋友原來是媽媽.jpg】
  ♥8,654 likes

  phichithamster  Best(賢)Mother(母)!


    #Victor的場合#
  
  "啊!好狡猾!我也想要勇利幫我打!"維克托剛從包圍裡掙脫出來,正在尋找自己的小迷弟,就目睹自家的迷弟隱隱有爬牆意思。

  "老頭子你吵什麼吵!"尤里沒好氣的斜睨過去,"剛剛卡次咚是在幫我調整好不好!才不是整個重打!"

  "那我也要勇利幫我調整!⸜(* ॑❤ ॑* )⸝"維克托愛心嘴,將脖子伸到勇利面前。

  "可是維克托你已經打好了……好好好我幫你調整,你別再拉了!"勇利連忙制止教練的賴皮手段:將領帶拉鬆。

  "這到底有什麼好要求的啊。"將領帶打完,勇利無奈的退開檢視,"這樣可以嗎?"

  "嗯!很舒服喔!"維克托為這服務打上好評,"要不要以後的領帶都由你來幫我打?勇、利?"

  "別別別開玩笑了!維克托!"勇利聽到這種富有歧議的話,羞紅了一張臉,雙手揮的飛快,"這種話別亂說啊!會遭人誤會的!"

  "欸?可是我沒在開玩笑啊。"維克托很無辜,他真的沒有亂說話啊,怎麼都用那種"看,有渣男"的眼神盯著他?

  "禿子你閉嘴!"尤里忍不下去,直接將隨手拿的飲料塞到對方手裡,"說這麼多話都不口渴的嗎?喝!"

  "欸欸欸可是我……"

  "喔還嫌少是吧?我這裡還有很多。"

  "勇……"

  "維克托,你是不是餓了?我幫你拿。"

  "不……這真的太……"

  "看,我幫你拿這麼多,放心,一定夠。"

  "……"

  再一次‧披集‧站在旁邊‧大佬‧被忽略,淡定的拿出手機,喀嚓。

  當天晚上,披集的SNS放上的眾多照片裡。
  phichit+chu
    【修羅場啊簡直.jpg】
  ♥9,408 likes

  phichithamster  Best(良)Wife(妻)!

  為什麼我的是媽媽,那個老禿子就是太太!尤里憤怒地摔了手機。

  "喔忌妒了嗎?"

  "閉嘴!老太婆!"

  "尤里·普利謝茨基!你的優雅呢!"

  "……"

  "瞪我幹什麼?又不是我害你的。"

  "你的笑容很礙眼。"

  "嘿,生氣了?"

  "閉……"

  "尤里·普利謝茨基!"

  "……"

 

   #多年後的場合#  ※私設:Yuri退役成為Yurio的教練

  "卡次咚去哪裡了?"尤里才剛走進宴會廳,就被一群人包圍住,他好不容易才離開,就看到自家教練正一臉局促的拿著飲料,身邊也被眾多人佔滿,重點是,多數都還是女性。

  "啊!Yurio!"勝生勇利看到自己的選手,就像看到救星一般,整張臉都亮起來了,一雙紅褐色的眼睛閃閃的,很漂亮。

  "卡次咚你還真是……"尤里皺眉,抱著胸思索了一番,最後還是伸出援手,一把拉過教練的領帶,將他硬是扯了出來,"喂,為什麼不等我就先過來?"

  "因為……"勇利搔搔臉,"這是我第一次以教練的身分參加,總覺得有點緊張,很怕會弄砸,就先過來了。"

  "……幫我打領帶。"尤里默默地看著勇利紅了一張臉,將手中拿著的領帶遞過去。

  "喔喔喔,好……"勇利猝不及防的被要求,有點反應不過來,"Yurio真的長高了呢,我都要踮起腳才搆得到。"

  "這樣可以嗎?"尤里稍稍彎低身子,眼睛直盯著垂著眼專心打領帶的教練,腦中胡思亂想著。眼睫毛真的很長啊,東方人的臉真的看不出來年紀,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啊剛剛臉紅的樣子沒有拍照真是太可惜了。〉

  "Yurio很體貼呢,你的另一半一定很幸福。"勇利打好後撫平上面的皺褶,剛想退一步檢查,就被抓住雙肩,"怎、怎麼了嗎?還是哪裡打不好?"

  "勝生勇利,我的領帶,永遠只有你一個人能碰。"尤里認真的說,雙眼緊盯正眨著眼的,還愣愣地看著自己的人,"所以你的回覆呢?我只接受同意而已。"

  "這根本是強迫推銷吧。"當勇利理解到自己從15歲一路看到現在的後輩話裡的意思,忍不住噗哧一笑,伸手捧住對方的臉頰,"臉真的很燙呢。"

  等等這套路有點不對,卡次咚不是那種超害羞的人嗎!?

  "原本還以為維克托他們是亂說的呢,'Yurio怎麼可能會喜歡我,他不喜歡我這種個性的,不是嗎?'我一直這樣想。"勇利眼裡閃爍著淚光,"所以當我接到你的邀請時,很開心呢,本來還以為就只能在電視上看到你。"

  "卡次咚你……"

  "對,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就一直暗戀你了。"勇利很乾脆的認下,"我跟維克托只是朋友關係而已,我對他一開始就只有崇拜,接下來就是友情而已。戒指的話,原本就只是安定心神用。"

  "所以,你要以領帶為定情物,和我交往嗎?Yuri Plisetsky選手?"

  "……啊,當然了。"尤里笑著將人擁進懷裡,"還是定一輩子的那種。" 

  真的被閃瞎‧披集‧站在一旁的‧大佬‧被忽略,冷靜的拿出手機,喀嚓。

  當天晚上,SNS被披集的一組照片掀起了暴風,狂風驟雨的那種。
  phichit+chu
    【我聞到戀愛的酸臭味.jpg】
    【我居然站錯cp了簡直驚恐.jpg】
    【我們仍未知道他們究竟是何時看對眼的.jpg】
    【那一天,人們想起被塞狗糧的恐懼.jpg】
    【我想靜靜了別問我靜靜是誰自己看.jpg】
  ♥17,1314 likes
 
  phichithamster  CONGRATULATION!!!




我寫到最後崩了我知道【沉著語氣.mp3】我覺得我玩最high的是披集大佬,真的是十分抱歉!(o゚ロ゚)┌┛Σ(ノ´*ω*`)ノ我到最後簡直是在滿足私心【摀臉】如果看得很高興的話就好了,畢竟這是我失眠的腦洞【。】最後,雖然晚了,但還是,新年快樂!